金郊视野——2020-2021学年第一学期第13周

发表时间:2020-11-20 15:41

             课堂情感场有时无妨淡远一点

“课堂就是情感场”,这是一种课堂理念、教学哲学,而在有些学校还是一项管理规定。“规定”既说明情感场存在的必要性,也说明它的现实缺失性。其实,不管教师持怎样的态度,教学是怎样的教学,课堂与生俱来就是情感场。对此进行规定,是要使之成为积极的、正向的、有利师生关系和谐与学生健康成长的情感场,而不是相反。德国教育学家第斯多惠指出:“没有兴奋的情绪怎么激励人,没有主动性怎么能唤醒沉睡的人”。“场”理应彰显主动性,让师生能兴奋起来。马斯洛也曾提出过“巅峰体验”,认为“场”须把师生带往人际及学习的情感的峰值状态。事实也如此,兴奋、主动和巅峰的情感状态往往伴生优质、高效的学习,不失时机营造这样的场乃是一种明智的教学策略。

但课堂不宜过度煽情,课堂情感场亦不宜全线飘红、一路高扬。不是每一名教师、每一门学科、每一次学习内容都能够、都适宜激情飞扬的。“文似看山不喜平”,课堂节律也要有起有伏,只有高亢或只有低回,都会导致学生学习心理疲软。所以,主张有时无妨使课堂情感场“淡远”点。

一、教学追求情理相谐,而不要一味放纵情感。

有一位老师每上“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一林觉民的《与妻书》时,一读开篇的“意映卿卿如晤,吾今以此书与汝永别矣”,便会伤心流泪,学生们则掩卷肃容,这堂课最终难以为继。不免生疑:本课阅读教学任务怎样完成?朱光潜先生说:“近来美学家又把人分为旁观型和分享型。”狄德罗认为演员分为两种,一种演员演什么角色,就化成那个角色,把自己全忘了;另一种演员尽管把角色演得惟妙惟肖,却时时刻刻旁观自己的表演是否符合他早已想好的那个“理想范本”。教师则须持“旁观”视角和态度,要不然只能入乎其中,而难出乎其外,如此教学视点较低、视域较窄、其效有限、其用也微。

二、教师自有其“教学性格”,秀婉淡定等类型的教师,不必勉强自己热情四射。

之前有位特级教师每次在上语文课时都会“牵着”孩子们的手,一起走进文字间、故事中和情境里。经常由人及己,谈自己的童年,谈独特的经历,谈内心的感受,而又把语言的习得、体味和训练镶嵌进去。其间没有一惊一乍、没有大起大落,也没有酣畅抒情。学生则全神贯注、心随师动,魂与文融。如此淡远的情感场所引发的也许不是学生即刻的恍然大悟、豁然开朗,但常常是不绝如缕的回味、持续恒久的积淀。

三、最是亲和能致远,以亲和力让教室洋溢温情的暖人光泽。

亲和力常常不是那种爆发式的情感力,后者灼人而又短暂。教师三分钟的热度,与没有温度、没有情感一样,甚至更坏。发自教师内心的亲和力弥散于他周身以及师生相处的每一个时空。亲和力往往会把教师、学生以及知识紧紧黏合在一起。之前认识的一位小男孩,学习能力比较差,老师请他回答问题时总是唯唯诺诺,不敢说,这个时间老师向全体孩子说到:同学们,让我们跟他一起说出答案。这个时候刚刚还特别受窘的男孩突然有了自信,跟着大家一起说出来,然后很自然大方的落座。此后,他的精神状态确实有了变化,能从他眼睛里流露出几缕求知的光芒。淡远的情感场就是这样,潜移默化的一点点的改变孩子们,改变他们灵魂的幽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