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郊视野——2020-2021学年第二学期第7周

发表时间:2021-04-02 10:36

教育,需要适当惩戒

一、惩戒是人类社会化过程的必需

教育的一个基本功能是促进学生的社会化发展,而惩罚在促进学生的社会化发展方面具有其他方法难以替代的价值和功能。学校作为社会的基本构成单位之一和未来社会的导引形态,有责任帮助学生学习如何面对包括惩罚在内的社会基本规范和执行原则。学校不同于社会的一般构成,它与其他社会构成的区别就在于它要为未来社会培养人才。因此,学校不可能远离惩罚,而且应将其作为基本的教育方法之一有效地加以利用。

其实,当一个人意识到自己犯错误的时候,内心都有一种要接受惩罚的准备。这是一种心理需求,为自己的愧疚担负责任,取得心理平衡。事实上,孩子犯错误的时候恰恰是教育的良机。内疚和不安全使他们急于求助,在接受惩戒的过程中明白的道理可能成为他刻骨铭心的记忆。

“惩戒教育”最重要的社会作用,就是让人们懂得做人要有所敬畏和畏惧,懂得每个人都必须为自己的行为和过错负责,并需承担由此引起的一切后果,从而时时可以警示人们在人生的旅途上少走弯路。所以在青少年学生的成长过程中,适当的惩戒不仅是应当的,而且是必需的。必须让他们明白犯了错或者有了过失,就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甚至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如此,他们的人格才能全面、和谐地发展,才可能真正成为国家需要的“建设者”和“接班人”。

二、适当惩戒是教育者的权利和义务

苏联著名教育家马卡连柯有一句名言:“适当的惩罚,不仅是教育者的权利,也是教育者的义务”。

目前有两种“教育尴尬”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教育者的惩戒权的缺失及其带来的不良后果。一种是“赏识教育”的尴尬,作为教育理念和手段,“赏识”是必不可少的,但仅有“赏识”显然是不够的。一味追求把赏识教育范围和功效最大化的情形下,教育者并没有真正实现教育的理想,人们逐渐发现赏识教育并非对所有教育对象和事件都适合。另一种是“关爱教育”的尴尬,爱是一切教育的前提,没有爱的教育是虚伪和缺少根基的教育,但仅有爱也是不够的。正如高尔基所说:爱护自己的孩子,这是人之本性,但教育好孩子却是一门艺术。因为爱的不适当,结果收获了与愿望相反的结果。这两种情况就是教育者适当惩戒权的缺失。

三、教育惩戒需要讲究原则和艺术

一般认为,教育惩戒是以教育为前提,以惩罚为手段,以不损伤学生的身体为原则,以不再出现要“戒”的行为为结果的一种教育方式。教育惩戒在行使过程中兼具教育与制裁的双重性质,目有在于教育和戒除,而非单纯的惩罚。由此在对学生进行惩戒教育时,就要讲究一定的原则和艺术。

教育惩戒要遵循适时、适活、适度原则。“适时”要求教育者在实施惩戒的时间上选择最佳时机。一般来说,对犯错误的学生应当给予及时惩戒,以使其产生最大的心理“赎罪”感,并加深对错误的认识。“适法”要求教育者根据惩戒对象及其错误程度采取合适的方式、方法。不当的惩戒易使受惩者“不服”,从而难以产生“戒”的效果,甚至适得其反。“适度”则要求教育者在惩戒力度上把握好分寸,宁可不及,不可过度。

教育惩戒是一把“双刃剑”,需要教育者具有相当的教育艺术和智慧。一次有效的、成功的、具有激励性质的惩戒可以促进一个人,使他一生受益,将他引向成功;一个伤人自尊、令人消沉的批评,则会让一个人从此一蹶不振、失去前进和向上的动力,从而不能达到教育的目的。总之,教育惩戒是教育者从促进学生更加健康和谐的角度出发,对其施行的善意惩罚。适当的惩戒不仅需要相关的理解和支持,也需要教育者的能力和智慧。